• <th id="ayfdo"></th>

  • <strike id="ayfdo"></strike><th id="ayfdo"><sup id="ayfdo"></sup></th>

        當前位置:首頁 > 大美宜都 > 文潤宜都

        文潤宜都

        鄰屋其事
        發布日期:2023-09-19 來源:潘祖德 編輯:宜都融媒體

        文 潘祖德

        老家方寸之地,舊稱李家坳、向家灣,居住數十年之久,卻不見李姓、向姓蹤影。由此可見,人戶存在的區域,必經史浪淘沙,存名與否往往取決于人,或名副其實,或徒有虛名,或改名換姓。

        唯有當代人,尤其是舊時期轉向新時代的鄉村農民,短短數十年間,他們構建或正在構建新型并且相對穩定的鄉村生活模式。


        宜都鄉景

        鄂西南鄉村老家,且不說風景如畫,描繪青山秀水算作中肯,亦非張揚。這里距縣城30公里,離小集鎮僅3公里之遙,山水田園雨露均沾,雖然道路交通亟待提檔,發展區位優勢卻十分明顯。

        更重要的是,這里人緣好,勤勞、淳樸,守望、互助。一樁樁,一件件,從鄉親那里接連不斷,匯集了大量情真意切的故事源。

        每逢時代進入轉型發展的“拐彎處”,難免出現顧此失彼的“雙刃劍”遺漏。當今,青壯年紛紛背井離鄉,走出去闖世界、碰財運時,留守家鄉的幾乎是老弱病殘者。其中能穩固家庭挑大梁的,多半是處于相對健康的老齡朋友,或處于亞健康卻鉚足勁堅守的成員。

        我熟悉老家左鄰右舍,六個家庭留守十一名老年人,平均年齡達70.3歲。篇幅所限,在此挑選三個鄰居戶主作原汁原味敘述。

        田竹羽,今年七十有八,熱心厚道的農家漢,在三位男性中年歲為長,妥妥大哥氣質;柴鳳新,相比田哥年輕十歲,吃過百家飯,事事求創新;三哥朱錦平,生肖屬牛,六十二歲年紀,跨過軍營,干事有目標、有主張。土生土長的三硬漢,情同手足,彼此照應。

        濃縮于丘陵谷地的三戶人家,為幾代人的原始住地。住房舊址翻新,分布依然鼎立。雞犬相聞,炊煙空聚,摔碎碗便可相互感應。

        異父異母兄弟仨,睦鄰互助取長補短,聞風而動排憂解難,每隔數日還相約家宴粉白聊天。村里村外熟悉他們的人都知道,這是三個有藝、有技、有擔待的角兒,明里暗里曾給過他們無數夸贊。

        說起哥仨,留給親朋好友的總體印象是:性情活潑,時不時說點笑話、來點幽默;勤奮好學,家事、國事、天下事,事事關心;身體健康,搬石扛樹、打谷揚掀、日曬雨淋,苦和累均難見他們趴下。還有顯著共性,勤于耕作、熟悉養殖、擅長使用和維修各式機械農具,清一色能駕駛機動車輛、駕馭復雜器具。同時,辦大事齊心協力,遭遇自然災害,他們必將第一時間組織排查、自救,直到險情消除;他們聯動多戶集資數萬元,活生生地疏通歷史上的“腸?!甭?。

        還有哥仨熱愛生活,與時俱進熱衷新事物,熟練運用智能手機,可微信、會網購、刷抖音,查天氣、觀新聞,可謂“時尚達人”。


        鄰屋三位大哥,經歷豐富各有成就。論及種地,還得首推老大田竹羽。包括我家,很多鄰居都承認,遇上地里一些鬧心事兒,除了纏著老大傳經指導,有時還索性“拉夫”讓他來親自動手操作。

        田竹羽耕地

        家鄉產水稻,春天育秧極為重要,弄不好影響稻苗生長遲延插秧期。分家落下兩畝水田,因與竹羽兄的農田近鄰,當年學種水稻沒少勞煩他。當年試用地膜育秧,看似簡單卻非易事,很多農戶粗心大意或誤操作,到了栽秧時節居然“闖禍”。原來,他們犯下一個“通病”,旱地膜棚密封時間過長,到了該通風煉苗之時,卻還無知升溫,以致苗圃嫩秧“燒枯”,嚴重的谷苗爛死白忙一場,撂下“秧荒”。

        羽哥是種田的老把式,對任何行當都是既觀察現象,又透析本質。當年指導我家旱地薄膜育秧,他強調密封升溫、通風練苗、揭膜移栽三個時期的溫控措施;還提醒一連串數據,秧苗最適生長溫度為25-30℃,超過35℃會影響生長,達到40℃會出現熱害燒苗。

        不僅如此,即便栽秧口真遇上麻煩,他也不會冷眼觀望,而是積極設法,或主動提供自家秧苗,或四處聯系農戶余苗,幫你渡過難關。記得那年“五一”勞動節,上午插秧,傍晚就遇上一場暴雨,山洪裹挾田間大水,如脫韁野馬沖堤破防,我家新插的稻苗被水漂失無數。兩日后,羽兄省出他家秧苗,無償援助我家,讓我們及時補齊稻田的缺損。在貧困歲月,那可事關一家人的口糧啊,真是大恩大德!

        “耕讀傳家,是中國自古以來的家訓傳統?!崩咸锍煸谧爝叺倪@句經典,也正是《圍爐夜話》所載的精華:“耕所以養生,讀所以明道?!逼鋵?,羽兄擅長的不只耕種,對養殖行業也頗有研究。

        鄉村黃牛

        生豬、耕牛、雞鴨鵝,還有魚塘,田家能養盡養。不論牲口,還是家禽,竹羽兄熟練運用早年學得的獸醫知識,防疫治病多由自己動手干。近年流行的各類動物疫情,基本影響不到他家的養殖。

        早年,田家老小七八口人,為了養家生計,羽哥還干過走鄉串戶販牛的行當。他善于觀察和思考,常以親身體會總結并傳授甄別大牲口的秘訣,也是被村民公認為朗朗上口的“辨牛經”——

        遠觀一張皮,近看四條蹄;

        前觀胸膛寬,后看屁股齊;

        鼻孔生得大,汗濕方出力;

        上手先晃一對眼,再看牙口齊不齊。

        意思是,買賣大牲畜,首先要從整體上看皮毛是否光亮順滑,再審視腿腳有無毛病或缺陷;胸膛厚闊、屁股齊整,說明體型好,健壯出力;鼻眼兒大,濕潤多汗,說明牲口汗腺發達、排毒功能強;用手晃晃雙眼,對牛的視神經和其他健康能作初步檢驗;瞧牙數齒可識別牲畜的年齡。羽哥還有一套選耕牛的土法則,看重“四梁八柱”:牛頭高一寸,耕田不用棍;前身高一掌,只聽犁耙響。他親力親為總結出“量、測、蹓、試”四招,既為農戶挑選上好的當家牛,也為自己掙得一份好價錢??磥韨洳缓谩敖饎傘@”還真攬不上“瓷器活”。


        柴鳳新勞動

        明年即將步入古稀之壽的柴鳳新,跟竹羽兄一樣,在當地也是不會被遺忘的酷男。書讀得不多,閱歷卻足夠豐富,上過礦山、干過企業,更多的經歷則花在外出做縫紉手藝。如今老了還打點零工。

        鳳新青少年時代,正值我國頻繁遭遇天災和“文革”動亂時期,農村干部群眾都忙著“抓革命、促生產”。落后的農業雖然帶來一點辛酸的產出,卻遠遠滿足不了鄉民擺脫貧困的愿望。作為家里長子,鳳新不甘生活窮苦,眼睜睜望著一家人出現“缺糧”饑荒。征得父母和生產隊同意,他決定離開家鄉到松滋劉家場一處磺礦搞副業。

        理想豐滿,現實骨感。鳳新來到磺礦,本想掙點錢回去換取隊里的工分。剛走出去的他,發現礦區的生活確實比家里的油星多一點,而勞動強度和風險卻也成倍增加。這天上午班,柴鳳新和他的工友們正在山坡上忙著選礦,忽然上方砂礦松動,一團礦石滾落下來。說時遲那時快,眼看球狀滾石驟然襲來,只見鳳新靈機一動,在狹窄的坡道猛張雙腿,圓石瞬間從他胯下沖過,避開一起砸傷事故。

        河里孩子岸上娘?;丶倚菁?,鳳新忍不住跟父母透露了這一驚險細節。母親聽著就感覺后背發涼,焦慮一夜睡不著。次日凌晨,沒等兒子睡醒,母親就扒開蚊帳叫著他:“辭工吧新伢子,你不上磺礦了,那里太危險!昨夜跟你爹說好了,我們還等你養老送終呢!”

        至今,不少人認同,出生在上世紀50年代的人,是新中國成立以來生活最苦、付出最多的一代。柴鳳新恰好是這代人中的一員。

        大辦鋼鐵,三年自然災害,吃“食堂”不花錢,以及遭遇文化大革命等等。毫不夸張地說,這代人的青春是在動蕩歲月的逆襲環境中被耗費的,好在磨礪出他們堅韌、剛毅、頑強的意志和品格。

        鳳新不甘淪陷于艱苦的現實生活。到了農村聯產承包責任制實施那幾年,已成家立業的他,毅然選擇重操舊業,干起他走鄉串戶做散工的鄉間裁縫。彼時的鄂西鄉村,村民請裁縫幾乎是包工不包料,但管吃管??;結賬方式有5元至10元不等的點天記工,也有幾毛錢到兩三塊錢一件衣物的點件計酬。盡管每日進賬不多,卻也遠遠勝過鄉村的一般家庭收入,生意越做越紅火,養家糊口綽綽有余。

        制作工藝新、衣服模樣新、服務態度新,村里人連贊一片。唯一不滿意,就是在時間安排上沒法照顧老鄉們的愿望,一般情況下請鳳新到家需等待十天左右,有的甚至在一個月或更久之后,實在忙不過來。世間本無長盛不衰的花朵。即便如此,在鳳新的人生中,那稍縱即逝的高光時刻,也不過曇花一現。幾年后,隨著人們的消費觀念轉變和物價波動等諸多因素,鄉下裁縫的活動空間愈來愈小。家有兒女,每年除了上繳村級提留、鄉級統籌(合稱“三提五統”)外,還要交付孩子們上學的學雜費、生活費。一家老小,財力明顯不足。

        與其在囊中羞澀的狀態中過日子,還不如換一種思維方式。

        到了九十年代中后期,柴師傅索性放棄干過上十年的縫紉業,選擇加盟“遍地開花”的鄉鎮企業。他跟隨幾個鄉村能人,走北闖南考察市場,將廣泛用于油漆、水泥制品之類的化工原料氧化鐵紅外銷各地。撈訂單、備貨源、收賬款,起早摸黑,看似忙得不亦樂乎,個中辛酸唯有他自己清楚,“三角債”、賴皮債接踵而至,“要帳孫子欠賬爺”的尷尬屢見不鮮,還曾多次遭遇接連幾天追賬不見人影的無奈困局。多方壓力之下,鳳新不得不面臨再次擇業的沉重危機。

        這一次的選擇極其理性也很正確。人到中年,柴鳳新經朋友引薦,一路“北漂”去了首都周邊。在某地靜靜加入浙江老板旗下,重操舊業干起服裝加工。隨后十余年,他學習并堅守著,不論是出口俄羅斯的皮衣,還是內銷滬廣深的中式服裝,每干一處都贏得老板夸贊。遇上年關假期,為他結“紅賬”返鄉,節后老板又早早電話拜年穩住他,以防花落二家。從此,鳳新拾回自信,錢掙了,房建了,兒女先后成家,倆孫寶已上學念書了。沒了牽掛,自己也老眼昏花。如今,他不再離鄉,而是與老伴生活在家,時而就近打點零散的“短工”。


        朱錦平是鄰屋老年人年齡最小的一位。說小也不小,花甲又過去兩年。他在哥仨中唯一具有軍齡,也是讀書稍多的一位文化人。

        經歷“文革”時期,恢復高考制度前高中畢業。不久,朱錦平應征入伍,在山西兵營摔打三年后光榮退伍返鄉。直到八十年代中期,他收獲愛情并成家立業,隨后幾年家添一兒一女。平兄不易,進過煤礦、犁過土地、干過企業,也算得一條踏平坎坷成大道的硬漢。

        鄉村建房

        不管干哪一行,錦平都表現出敢打敢拼、不怯硬仗的軍人品質。當年居住環境受限,交通不便,自家建房困難重重。好不容易運回磚和砂石等原材料,還得經過“化整為零”螞蟻搬家式的反復轉運。一時形成大車拉到村、小車送向彎、人工挑進場的艱難接力,夫妻倆沒少吃苦頭。白日里要應酬一班砌房的泥水師傅,晚間還趁著月光趕趟搬運砂石料,一陣忙活下來,倆孩都已趴在桌椅上先后入睡。

        孩子上學念書,家庭生活消費,居住環境改變,無疑需要財力支撐。錦平腦子靈光、身懷才技,加上為人和善,干什么事都比較認真專一。他瞅準時機,先后加盟企業車隊搞過運輸、進入私營煤礦采挖銷售,用汗水取酬,收入增加,家里的小日子也過得紅紅火火。

        再后來,兒女們念完書,相繼奔赴遠方創業,家庭變得更為殷實,生活條件自然今非昔比。令人可敬的是,朱錦平的吃苦和奮斗精神依然沒變,雷厲風行的辦事作風依然沒變。兩年前,兒孫們都生活在外地,老兩口在家喂養生豬和家禽,還經營幾畝茶田,近處的責任地也種上土豆、玉米、紅薯等,為孩子們回家準備豐厚的土特產。

        錦平總是閑不住,覺得時間富裕,便去十公里之外的一家民企應聘上班,每日早出晚歸。到了搶收茶葉和糧食的農忙時節,他跟工友交叉換班或請假落屋幫忙,力求家庭、企業生產“兩不誤”。夫妻互助,春夏時節用機械修剪茶葉那可是苦活累活,可他們配合默契。

        到了退休年齡,錦平辭企回家又擔負起新的任務。兩個可愛的孫寶離開城市,返鄉就讀。一大一小倆男孩,每天上下學的護送任務落在他肩上,這是一份沉甸甸的責任、也是守護家庭的未來和希望。老兩口從擔負任務的第一天起,就分工合作,風雨無阻,一個負責早晚接送,一個照管孩子的家庭日常生活,從不敢打一次馬虎眼。不僅如此,遇上節假日,祖孫四人還抽空外出,游覽周邊架鍋山、陳家河等風景點,賞桃花美景、逛研學基地,拍出喜滋滋的抖音作品。

        孩子在和諧的家庭氛圍中健康成長,這是一家人的目標和幸福理想。有了堅強無私的后盾,也會激發出子女在外工作的力量。相互支持、相互關愛、相互珍惜,永遠是形成家庭合力的精神保障。

        從鄰屋三位老帥哥那里,讓我感受到某種無形的力量,也令我受到過無數次感動和啟示。我思考,如果說美麗鄉村建設,是中國式現代化的重要組成部分;那么,發展農村養老事業、改善鄉村醫療條件、促成片區睦鄰格局等,理應作為推進美麗鄉村建設的重要構建。

        古人言:千金買宅,萬金買鄰;遠親不如近鄰。好鄰居可遇而不可求。孟母三遷,為的就是給孩子營造良好的學習和成長環境。

        鄰里守望

        當下農村,鄰里留守老人大多是流著自己的汗、捧著自家飯碗的莊稼人,勤勞而厚道,即便有客串往來,也算是平頭百姓,相安無事。正如唐詩《山居》所描述的那樣:“鄰居皆學稼,客至亦無官?!?/p>

        鄰屋其事,歸結到一點即可凝練成十六字,即——

        與鄰為善,以鄰為伴,以鄰為樂,睦鄰相安。

        (文中三位主人公均為化名。)

        作者簡介 /Profile/

        潘祖德,湖北宜都人。湖北省學校文化研究會會員,宜昌市作家協會、市散文學會、市民間文藝家協會會員,宜都市故事學會執行主席。摯愛美麗鄉村,感悟百姓生活,嘗試筆觸育人。作品散見報刊網媒。

        • 熱點推薦
        免费99精品国产自在在线_亚洲色国产电影在线观看_91精品国产91次久久次福制_国产v亚洲v天堂a无码
      1. <th id="ayfdo"></th>

      2. <strike id="ayfdo"></strike><th id="ayfdo"><sup id="ayfdo"></sup></th>